Leonard

圆梦:

这次 一切从慢
密闭的空间 闷热的天气 车窗只拉下一条小缝
他压在我身上 一下一下 深进浅出
窗外脚步声 风声 树叶簇簇声 伴着我们沉重的喘息声
和一年前第一次见面草草结束不一样 这一次他想好好品尝不一样的滋味

车内气温越来越高 车窗开始凝结成雾 又化作水珠
他的衣服已经被汗水浸透 我的头发也杂乱的粘在脸上
我紧紧的抱着他 尤其享受汗水相互交融的感觉 很热 却很畅快 大口大口呼吸 那是一种贪婪的状态 是在空调房里 软软大大的床上无法体会的别样风情

一直以来 我以为只有速度和力量才是做爱的真谛
这是我第一次体会慢的魅力
它先勾起你的欲望 不紧不慢 让你更加渴望 让你幻想 让你细细体会它在你身体里的温度 再加快速度 简直欲罢不能
就这样在快慢间游离 我居然第一次做的快要高潮

这个男人 剩下的三天 我必定晚上夜夜思恋

[ 不相信因为自知,也不愿去纠缠 ]

大 朮 女:

曾经声称喜欢自己的男同学要结婚了,是否要去参加婚礼?不管他们是否是因为爱情还是因为适合,也是缘分使然,且行且珍惜才是!除了祝福还是祝福…


虽然不曾爱过,但面对此情境,也是感叹时间过得真快,其实我不曾相信你是爱我的,也不会相信没有经过了解说爱的所谓喜欢,就像春娇不管怎么想,也想不起来志明曾为她做过什么事儿。爱总会留下痕迹,不管是回忆里还是心里…
你说我没有给过你机会,第一我不爱你,不愿去纠缠。第二我不相信你是真的喜欢,不愿自以为是
你还有你的路要走,依然祝福…


我爱的人不爱我,不愿去勉强。不是不重要不在乎,更想心平静气看待这一切…


假如是我爱过现在依然爱着的人,我想我会厚着脸皮去参加…

游寇せんせい:

分手后第二年,我依然单身,有天她发来一条信息:你看过,抚摸过我的身体的每寸肌肤,却唯独看不到我穿婚纱的样子。

那晚,我抱着手机看着那条信息,整整抽了一包的烟,最后回复一句:一定要过得比我好,只是不要再让我知道了。


这是一个怎样的夜晚

曹镜明:

诗丨曹镜明

这是一个怎样的夜晚,
飞蛾扑进了烛火也没能得以永生;
问着烛台后面的神像:
为何眼睁睁看他自杀而不施援手?

愚昧是他们的错,还是生来本能?
神像半眯着眼,含笑不语。

结了网的一角屋檐,是神灵对于蜘蛛的慈悲;
那么由谁来怜悯虫蚊?
愚民不愚,不会任其叮咬体肤,
佛祖也早早把肉身施给了苍鹰。

生而为人,这点我很抱歉;
请原谅我用最歹毒的心态来揣测你们的善意。

请时刻提醒自己,我是一个善良的人

萌宠图刊:

「愿你我永怀善意,清澈明朗。…cr:思想聚焦」#好拽的喵星人#

李一毛.Saunato:

这样的凝视来自于一个春节空巢的喵星人,它的主子蝈蝈回老家过年了。我来学雷锋为猫添水喂食铲屎。一看到是见过的活人,它很快就自觉地趴到我腿上。只是你不要这样看着我好嘛,我知道你这几天不容易,我也知道你好久没跟人接触了,好吧好吧,我不嚼牛肉干了还不行么。